能量知识学堂

自然能量学问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文 > 能量文化 > 能量知识学堂 > 自然能量学问

“能量疗法”:江湖骗术还是医学革命

·加德納在几个月前的一次事故中摔伤了,肿胀的膝盖令她疼痛难忍。她无法工作,只能在家卧床休息。医生和整形物理治疗师都劝她做手术。但加德纳拒绝了。她决定尝试另类的方法。   


        
她从一堆名片中找到了肯·克里的电话。后者是一位著名的律师兼能量治疗师。克里学习各种灵气治疗术已经有7年之久。他每星期都会花8个小时的时间从事能量治疗。在他的办公室内放满了各种石头、水晶以及按摩桌。

        
克里甚至没接触加德纳的身体。他只是在加德纳面前挥动手掌,并通过交谈清除她的愤怒以及其它障碍,第二天加德纳的膝盖就好了。克里没有收她一分钱。

        “
我感到震惊,这听上去不可思议,但却是真的。加德纳说自从那天以后,我就获得了新生。”  

        
类似加德纳这样的故事不胫而走。信仰治疗、巫术、古代以及现代神秘主义都曾经风靡一时。现在能量治疗正在进入主流人群的视野。  



能量治疗引起医学界注意  

        
目前,洛杉矶的医院已经将能量治疗列为西医的补充手段。不少医生和护士都接受了相关方面的训练。美国国家健康协会建立了临床试验室和科研中心以便研究利用能量医学治疗癌症和心脏病患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马特尔儿童医院雇用了两名能量治疗师从事儿科疼痛项目的研究。我们收治那些久治不愈的儿童,医院的主任罗尼·齐泽说有些孩子和治疗师配合得很好。”  

        
尽管能量治疗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由政府赞助对其进行研究还是最近的事情。今年2月,美国的第一本关于能量治疗的科技期刊《替代和补充医学》问世了。微妙能量和能量医学研究国际协会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召开了第一次大会,并探讨了这个领域的最新发现。目前科学家们只是知道能量治疗在一些病例中起作用,但没人知道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貌似科学的解释  

        
能量治疗到底是什么?尽管它门派繁多,但基本原理都是相信存在生命能量,中医将它称之为气。生命能量会通过经络而运行。针灸、气功、太极和瑜伽理论都相信能量在体内的自由流动可以带来健康。

        
能量治疗师们认为在人的身体周围还有一个能量身,在人体内存在能量中心。他们认为:由于身体是由不断运动的亚原子粒子组成的,所以一些身体上的疾病会先显现在能量身上。压力和负面情感会使能量滞留或消耗,从而阻碍人体的自然康复过程。治疗师们宣称可以在不接触身体的情况下发现并解决这些问题。克里说:人体的本质是颤动,所有疾病都是不和谐的颤动。治疗师通过水晶球、颜色、声音、祈祷或者手上的能量改变颤动。一些治疗师说,他们的心理状态,患者的接受态度,都会对治疗结果产生影响。  

        
能量治疗和信仰治疗的边界很模糊。据说信仰治疗是靠自己唤起更高的能量,而能量治疗是借助自然的力量。还有一些治疗师说他们只是起一个中介作用,每个人经过一点练习都能具有这种自我治疗的功能。  



施瓦兹教授声称亲眼目睹”  

        
很多人会对气场一类的词嗤之以鼻。但是研究者们正在将这些词翻译成科学术语。他们对人体生物电磁场及其对植物、动物和人类的治疗能量进行测量。为了检测到这些场以及它们微妙的变化,研究者们利用了测量银河系的高技术设备。  

        
亚利桑那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格雷·施瓦兹正在致力于研究能量医学和心灵疗法。他说:人体会发射出巨大的频率,我们可以利用生物探测技术研究治疗师发出的频率。施瓦兹教授声称曾在他的诊所内亲眼目睹一位妇女将治疗能量传给了一位远距离之外的下身瘫痪病人。现在这位病人恢复了膀胱控制能力,他开始行走,磁共振图像显示他的下肢神经得到了恢复。施瓦兹教授希望通过对这些具有超级治疗功力的人进行研究以便弄清能量治疗的机制。



研究者对此争论激烈  

        
克里夫兰临床基金的主任琼·福克斯正在测验前列腺癌的能量治疗。她的被测试对象是对癌症细胞施加能量的气功师和灵气治疗师。我们不得不放弃了试验她说因为在这个领域一切都是不可再现的,我们需要退一步,再好好想一下这个问题。”  在早先的实验中,研究者们曾经发现能量治疗可以减少被试体内诸如可的松的分泌。但福克斯强调:我们并不知道那是否是能量交换造成的,也许那只是被试者躺在床上一个小时后的必然结果。

        
斯蒂芬·勃莱特是一位退休的心理学家和庸医骗术揭秘组织的创建人。他认为能量治疗完全是无稽之谈。他说:那是江湖骗术,他对此类研究不屑一顾。勃莱特说我们相信这是违背常理的,这是他们杜撰出来的。”  

        
施瓦兹对此说法给予了反击:他们当年也是这样说哥白尼、牛顿和伽利略的,他补充道,我不会说谎并拿自己的名誉冒险。和我一起工作的心理学家们也能证明这点。当你不带成见地看待这些结果时,你会发现,的确有些现象在发生,那到底是什么?我们也还不知道。”  

        
患者们并不理会科学家们的争论,他们并不太关心证据,他们只是希望能受益于能量治疗,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尝试这一新的治疗方式。但多数人对能量治疗仍然抱怀疑态度,毕竟它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

网站客服